在一个隐秘的地方,用日记的口吻对自己说话

       不能自救


       刚刚车子上有人在散发基督教的宣传资料,随便拿了一张,只是为了这无聊的旅途上能有点可以读的东西。从来都觉得人之所以会信教,大抵都是因为有无法自救的东西,于是便把这部分没办法自救的自己寄托在神身上,事实上是否存在这样的神,自己无法说有,更不能说没有,只是对于能自救的那部分,自己是不会去信的。我也有这么一部分,自救不能,于是相信有这么一个命中注定的神。但自己也并未因此放弃自救,只是往往不能如愿,自己依旧没能被拯救,于是继续相信着这么一个神。


       今天下午,就要回到学校了,距离上次这么安静地和自己聊聊,已经过去快十天了。十天前,我也以为我不用再去相信这个神了,以为我终于可以自救,摆脱那困惑着自己快十年的痛苦了,可十天后回忘着十天里,自己并没有一步步走得更轻松,反而在深沉的压力下,重重地陷入那自我毁灭的深渊。我是痛苦的,也是后悔的,更是不甘的。这么久以来,我一直在寻求自救,也尝试过各种各样的方法,但总不能如愿。失望成长于心中,蔓延了这个身体。


       但我一直是这样,在失望后祈求希望,于是将心中所求寄托于文字,才会真正动笔。在希望满满的日子,自己要追求的还有更多,也就不太愿意去写写东西。要改,就算是最好的日子,也别忘了随时可能袭来的失望,所以常常记录,居安思危。


       不过此后,大概可以放下这个包袱了吧,不要对能自救抱有太大的希望,只是当作寻常的一个修行,最后结果怎么样,交给那个命中注定的神,自己要做的只是安分守己。


       回到学校后,新的学期就算开始了。其实一直清楚,忙的生活中自己才能更加自律,却常常心存侥幸,以为日子闲起来,自己会有更多自由的时间能够用来自律,但毕竟现实没有想象中那么顺利,有大把自由的时间,也就自律不起来了,所以整天都是浪浪浪。会到北京后,要记得多泡图书馆,多健身跑步,多背单词多练字,还要继续学吉他学画画。好多宏伟的计划,我也知道不能够都完成的,但是多给自己一些压力,也会有更多的可能的。最近还是挺羡慕身边那些本硕博连读的同学的,至少八年里不用想别的,不像我,现在就得考虑两年后的出路了。不过羡慕归羡慕,如果一下子预见了八年后的生活,我也是不喜欢的,生活里还是更多一些可能性的好,而且这样也不致于让自己在太过安稳的生活中变得提不起劲来。


       夜间的厦门,看起来还是比合肥要靓丽许多的。早先就和店主说好,想要一间有阳台的高层房间,是想着一走到阳台,就可以看到对岸的鼓浪屿。或者店主并没有明白我的愿意,又或者是那边的房间已经被订完了,我们给安排了侧面的房间,自然是看不到海岸,但这窗外的夜景,也的的确确足够醉人。昏暗的灯光仿佛催人入睡,却清晰明丽地亮着,一点也不散漫,一点要不迷离迷离。一眼望去,光是一颗颗的,如此各司其职也是挺可爱的。


       刚刚看了队里一个学长的故事,心里又是羡慕又是祝福。那是他和他女朋友间的故事,我是通过他转发的那篇他女朋友发的公众号了解那个故事的。之前对这个学长了解不够多,但却打心里认为他是一个足够优秀的人,似乎印象最深的就是那股认真与真实。他们俩的故事,比起某些写手里的男男女女,或许并没有那么多的挫折,但从那篇文章的字里行间,却能够看到许许多多的感动。两个人,从小学就认识,从高中就分隔两地,如今已经快要接近十年了,却依旧能够走得那么好,确实令人羡慕啊。不过没有嫉妒,因为这样的感情,是真的会让人由衷发出祝福的。而我想到自己,从小便一直没有太多的认真,也不能够做到那么真实,只不过凭着运气混到现在,在生活中也只是按照那些大概是总结来的经验去假装成熟地面对,所以生活如此,也只能先认了,自己有了改变,才能去祈求不一样的生活。


       说到改变,自己的确是一直在变着,但有些最想抛弃的坏习惯,却一直阴魂不散。这一年来,我算是比以前努力了一些吧,也算是比以前认真一些了吧,可我还是不够真实,不够理性,不过成熟,也远远不能做到有毅力,有抛弃退路的勇气,所以未来,任重而道远。我已经不小了,现在这么决定,是有点晚了,但拖着一生都这样才是更可怕的结局。因为有罪,所以接受惩罚,因为自己远远不够好,所以不敢奢求。


~~~~~~~~~~~~~~~~~~


       这几天自己应该是有重了快十斤吧,估计厦门下来又要重好多。自己总是不够节制,一看到好吃的便想着多吃,酒店的自助也仿佛觉得不多吃就会亏一样拼命地往嘴里塞东西,一点也不懂得怎么控制自己。刚刚看着镜子中的自己,显然变大的脸上双眼更加小了,所以是该下定决心好好控制一下自己了,虽说瘦了也还是会难看,但总觉得瘦着的自己才能做到足够精神,足够轻巧,足够有勇气。


       晚安,厦门,晚安,今天的自己,晚安,明天见到你,希望会有所不同。


雨停,等着飞机

       生活总不是那么轻易就能顺心如意的,像那些被我自己辜负的梦想,我怎么也没能有机会再去努力追求一把。故事既然已经写到了这,再继续下去也不会有太大的悬念,以后,是需要更加小心的。

       看了看现在身边来来往往的人,多少人醉心于所谓的处世法则,表现得如鱼儿在水中游一般自在。可我却知道,他们心中,未必是真的能够适应得了这些。

       飞机就快要可以登机了,莫名想起五道口边上的那句“火车就要开过来了”,居然有一点点喜感。好多人,都在那样一句普通而又世俗的提醒中过完了一生吧,而我不一样,我希望生活能够给我更多的惊喜。


       莫名的大雨     7/23


       早晨送走他们几个的时候,空气还是闷热的,刚刚从酒店到宾馆过来时,却一下子下起了大雨,过了好久都不见停。本来想着搭公共汽车来机场的,可下了那么大的雨,自己行李又多,想了想还是打了的,白白多花了一百来块钱。想想生活真是艰难,自己还是学生,不得不为这些点点滴滴好好算计。


       也没听清楚是什么原因,说好一点多开的飞机,突然给延误到了三点,不知道待会会不会又延误一次,但愿不要,我可不想在机场待这么久。现在我只想赶快离开这里,不喜欢这里的天气,不喜欢在这里经历的一切,心烦意乱,空气还湿嗒嗒地那么沉闷。所以说,虽生活在江南,甚至更南,自己却不喜欢江南湿得粘人的空气。我已经不小了,再没有小时候那种在雨中奔跑的冲动了,现在的自己只想走在干净的马路上,没有倾盆的雨,没有灼人的阳光,只是一条干净的马路。回头想想,家那边似乎总有这么干净的时候,不过是合肥过于湿润的空气扰乱了我的心思,让我心生讨厌罢了。


        突然听说还得再多等一个小时,雨却还在下着,此刻,突然想念北京的晴天。对,北京的晴天,也就那么几天。被世界遗弃不可怕,慢慢被自己遗弃了才可怕。生来就如此不堪,更应该好好去努力才对。


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 无事生非          2015/7/22


       这几天的想法总是异常地奇怪,原以为自己已经慢慢过了那到坎,在这几天才发现自己还远远没有摆脱那些魔障,自己会改吗,我也说不清楚。


       早上仔细想了想,这几天就那样一直在比赛场馆和酒店来回,除此之外就是不停吃吃吃的一日三餐,没有在学校那边的健身跑步学吉他,感觉就像丢了自己的生活。原以为我会挺喜欢现在这种生活的,真正经历着才发现自己错了,我根本不可能喜欢这种节奏混乱的生活。


       写得少也想得少,自然一开始的时候明白不了自己真实的感觉是什么,以后还是要注意,多记录,即使是流水账似地复述每天的生活,感觉也还是比过了就忘要好。


       觉得自己还是做得不够好,虽然的的确确挺反感那种人,但我真的不应该表现得那么有侵略性,搞得有多苦大仇深似的。这个要改,不能太随着自己的性子来,安静一点才好。


       总算是结束了,明天就要走了,从合肥飞到厦门去,离开了这个并不熟悉的城市,带着点输掉比赛的失落,带着点对生活新的想法,好好上路吧。